[普洱新闻] 有谁会蠢到把牦牛粪饼当成普洱茶?

赢龙平台讯:

人们喜闻乐见社会精英出糗,远胜于围观路人甲乙丙丁露乖。

近日,一则有关“文化人”在藏区买回牦牛粪饼、当作普洱茶喝了半年的传闻刷爆茶友圈。从配图可以看出,大太阳底下,一位藏民装束的大妈正在往石墙上糊牛粪饼。远远望去,一坨坨圆圆的牛粪无论是颜色还是质感都像极了普洱茶饼。

去过藏区的游客都知道,藏民素有将牦牛粪抟成饼状,晒干了用作燃料的传统。即使没见过普洱茶的“文化人”,也决不至于将牛粪当成茶饼,而且居然“喝了半年”。

无从考证这则传闻的出处、真伪,转发者也根本不会在意是否就有这么回事,个个都是一副吃瓜群众姿态,题材越荒诞自然越受欢迎。就连茶界资深从业者、某知名品牌普洱茶老板也乐颠颠地转发评论道,“以后与文化人喝普洱茶,一定要问清楚普洱茶来历。”更有评论者将此网络事件上升到“卑贱者最聪明,高贵者最愚蠢”的理论高度加以挞伐。

究竟是谁在犯蠢?

毋庸置疑,这是一场充满“反精英”色彩的无厘头恶搞。网络环境下,好事者针对一些不疼不痒的话题进行刻意加工,以期在传播过程中获得心理快感与满足。本可一笑了之的无厘头,如果偏要将其作为“事实”加以传播,转评者心态之扭曲可见一斑。

十多年前,陈凯歌导演耗资3.5亿元拍摄的商业片《无极》广受诟病,票房惨淡。无名之辈胡戈据此剪辑的恶搞短片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,却短时间爆红网络,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网络狂欢。陈导演恼怒之余,吼出了“人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”传世名句。而究其发怒根源,深层次的原因可以理解为个人的专业素养、社会评价受到了挑战,而且是无名草根的挑战。

同样是恶搞,针对著名导演、文化人这样的社会精英才有力量,才“好玩”。可以想象,如果把“牛粪饼当普洱茶”的主角由“文化人”换成普罗大众,戏剧性就要大打折扣——人们喜闻乐见社会精英出糗,远胜于围观路人甲乙丙丁露乖。

看到牛粪饼就联想到普洱茶,或者看到普洱茶就联想到牛粪饼,是这一恶搞得以在逻辑上成立的心理基础。正如沃尔特·李普曼所言,“人们酷爱推测,这一事实便足以证明,他们的虚拟环境,世界在他们内心形成的图像,是他们思想、感情和行为中的决定性因素。”而专业人士(或意见领袖)的推波助澜,无形中强化了恶搞的力量,更易对大众造成误导。

前述某知名品牌普洱茶老板,不可能不清楚牛粪饼与普洱茶的本质区别,却也有意无意拿“文化人”说事,这恐怕不仅仅是开玩笑那么简单,骨子里还是有希望看到“文化人”出洋相的恶趣味。

弗洛伊德说过,“没有所谓的玩笑,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。”换句话说,所有的恶搞也都有认真的成分,区别只在于恶搞的对象有所不同。

对此类有意扭曲的事实,沃尔特·李普曼一针见血地指出,“成见系统一旦完全固定下来,我们的注意力就会受到支持这一系统的事实的吸引,对于和它相抵触的事实则会视而不见。大概是因为那些事实跟它一拍即合,所以,善良的人们总能为善良找出无数理由,邪恶的人们也总能为邪恶找出无数理由。”

把牛粪饼拿来当普洱茶冲泡饮用的是傻子,现实中不可能发生;将牛粪饼一样的劣质茶包装成高端茶兜售的,在业界却非个案。有能力制造如此“高端茶”的,才是真正“用心”的恶搞吧。

文:老茶鬼(茶业独立评论员)2020.1.14